一泯

坚松磐石

雷狮 安迷修

精英雷狮&保险推销员安迷修
————————————————————


———先生?先生!这位先生请买份保险吧……

———我不需要!哦?安迷修?

———呃,雷狮?

———你怎么在卖保险?

———这不关你的事!

。。。。。。

———那个,雷狮。。。。你需不需要份保险?

———哈?安迷修,为什么你认为我需要?

———因为你是恶党!!!

。。。。。。。。

。。。。。。。。

随笔


篝火绽出火星,人们载歌载舞。粗布的裙裾漾开一个又一个弧度,每个人都热情,内含深情款款。安迷修酒力不胜,坐在广场外置的座椅上,敛目垂头,身上散发着微醺的麦酒的味道。在旁边畅饮的雷狮撇了安迷修一眼,挑眉,嗤了一声,将木制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一滴酒液随着雷狮的唇角滑下,被主人不经意抹去。


“喂!安迷修!起来!回去了!”

安迷修迟缓的侧过头看着对方,眨了眨眼,模糊地应了一声。缓慢的直起身板。

谧静的夏夜,带着微微潮湿的空气,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安迷修感觉有些晕乎乎的,感觉刚才豪饮的麦酒化作沸滚的气泡炸向脑袋,他难耐的扶住头,蹲了下来。。。

雷狮在前方大迈步地走着,在很久听不到后方的动静,有些疑惑的转身,看着对方蹲坐在地上,“哦,好吧,巨人酿制的麦酒还是很够劲的。”来到安迷修的面前毫无愧疚的想要不要将对方丢在这里过夜之类。。。

这时安迷修抬头看着雷狮,原本清亮的双眸氤氲着一层雾气,然后他无声的傻笑,“雷狮。”

“啧,干嘛?”

“雷狮。。。。”

雷狮有些烦躁,感觉醉酒的安迷修有些烦人和捉摸不透。也是,任何一名男性对你用黏糊糊类似撒娇的口吻叫你名字,着实不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在他准备耐住性子叫安迷修闭嘴时,一双温热的唇瓣贴了上来,灼热的呼吸喷洒在雷狮的颈侧,激起一阵战栗。对方的发丝贴上脸颊,干燥、蓬松。

雷狮的脑袋当机了一下,迅速回神,推开了彼此的距离,眯着眼看着眼神有些涣散的对方,用充满恶意的眼神打量起安迷修,但最终只是咧嘴一笑,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毕竟同一个醉鬼较劲是没用且无趣的。

但是身后,仍然盘踞在地上的安迷修,轻抚上自己的嘴唇,眼神晦暗不明。

“不行....啊……”一声轻叹在空气里静静消散。

新买了彩铅,涂一张贞德。

沉迷卡卡无法自拔……
(=´∀`)人(´∀`=)

三日鹤(或许是鹤三日,大家随意)

脑洞一下就开了,文笔不好就不写文了。直接附送脑洞,供大家一乐,嗯,请大家放心使用!(笑)


鹤丸在花丸里遇到被召唤出来的三日月,三日月总是一副随意散漫的样子,因为自称是老爷爷,但与这个喜欢吃丸子喝茶的三日月的相处中鹤丸总觉得三日月在从自己身上看另一个人,鹤丸能发觉出那个人就是自己,但是自己就在三日月面前。着令鹤丸十分焦躁。

但在与三日月相处中,鹤丸选择相信三日月,在任务中鹤丸发现三日月总在不经意保护自己,鹤丸向三日月表示了感谢与不满,表示不要再这样,自己有能力斩杀敌人并保护好自己,三日月只是笑笑。

在一次梅雨天气,三日月表示很怀念,但鹤丸不记得发生过,只是说,那可真是吓我一跳……

在随后的一次任务中,三日月为了保护鹤丸受了轻伤,鹤丸爆发了……

之后,被三日月搪塞过去,但随着时间流逝,鹤丸发现三日月越来越不安,是不是会擦拭自己的刀剑默默沉思。

在一次任务中,派遣的第二部队任务执行失败,兼桑作为队长受了重伤,历史发生了改变,审神者让第一部队出发,但三日月陷入了沉默,在调查中,三日月告诉鹤丸,自己有刀碎的可能,让自己不要逞强。

鹤丸与三日月进行了一次深入交谈,了解到彼此的想法,鹤丸表示三日月关心过头,鹤丸是不用保护的,被深深保护的鹤丸就不再是鹤丸。三日月望着皎洁的月光说,甚好甚好。但是在随后的任务中力量还是不足,三日月在最后重伤,(三日月交换了两人的任务安排,鹤丸并不知情)手入后昏迷不醒。

鹤丸在三日月昏迷一个月后,终于明白三日月行动的含义,下了决定,擅自违背命令,回溯时空,结果发生意外,来到自己刚被锻造出来的时空,自己也发生了改变变成幼童时的模样(呀,严重ooc了,他们这时还是刀剑吧!喂!!!笑)鹤丸再次见到三日月。

幼年时相处的时光真的很美好,鹤丸也发现了自己从未关注过三日月的另一面,稚气的自己与三日月在寂寞的庭院里吃点心,望着总是眉眼弯弯的三日月,有些腹黑的三日月,藏不住心事的三日月,变得恼怒的三日月,不像三日月的一面,怪异的一面但鹤丸终于全部理解,无论怎样改变三日月永远是三日月。自己原来在这么早便爱上了他。

鹤丸放弃了,决定了,再次回归自己本来的命运,他遵从了自己原有的时光。在被审神者召唤后,他便在花丸里等候三日月,等候那个从未来改变自己命运的刀剑男子,“自己这次会成功吓他一跳吧!”花丸里的千重樱又开了,又来许多刀剑男子,鹤丸相信这次命运会改变,自己与对方溯洄千年时光寻求彼此,这次会圆满。

静临abo梗

因为手残写不出来,就将脑洞供大家一乐。

静临
ABO
天性的相互排斥
情感的相互吸引
内心的纠葛
脑洞中静雄可能会更主动点(笑)
场景
连环杀人案
静雄 O
临也 A
(死亡5人,临也找到了犯人,最后决定成为犯人)

啰嗦!谁允许你随随便便去死!自顾自的消沉,自顾自的放弃!还是这种渣滓!你和他我都不会放过!所以,现在,你就安静呆在这里!跳蚤!

死亡5人,临也找到了犯人,最后决定成为犯人,
门田(新选组)1由门田介绍小静成为新选组
新罗(医生)
帝人(孩子的首领)与临也有关系
杏里(忍者)
幽(分家的首领)
茜(公主)2追捕遇到茜
汤姆(与分家有交好的小吏)
瓦罗娜(外国游者)
正臣(攘夷志士)
临也(武士)
犯人X即子嗣 (杀死三人,内奸一样的人物,思想激进,与外部相勾结,极会把握时机,被临也杀死成为第四人,由临也“杀死”静雄,成为犯人)

因为相互了解,彼此厌恶,所以决定接受彼此,成为一种奇特的恋情的存在。

江户
某种信仰
游女(消息传递者)1
武士(暗杀者)3
大名(掌权者)2
小孩子(子嗣)4
静雄(缔造的传奇)5

树立倒幕的旗帜

是种子是星火是信仰是毁灭
因为你曾救了我,因为我曾看见你不屈的灵魂,所以要报答你,砍去你的手足,磨灭你的心智,让鲜花簇拥,让烈火烹灼,最后成为一尺鲜红的旗帜,长久留存。

因为是小静,所以我决定成为犯人,哪怕是未遂,我也由衷的希望他的怒火,他的情感,他的一切的一切,全部!!!为了我的娱乐贡献全部!而不是随随便便谁可以夺取的!他的一切由我赐予与夺取!

在途中被劫杀,临也与静雄初次见面。临也代替静雄来到大名家中实行计划,x月后“平和岛静雄“死去”,静雄脱离原本的使命,化名羽岛静雄成为新选组一员,解决许多问题,以自身怪力扬名,发生杀人案,查案,曝露身份。转入攘夷志士,继续调查,与临也对决abo(吉原),临也失踪,犯人出现,离间临也,战争开始并胶着,犯人约见,遇见临也,犯人死,临也逃走。

落珊云起秀,风磬雨润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