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泯

坚松磐石

海盗雷!

他怎么这好摸!!!


(o_0)

葱葱牵引风云起,
夜半闲花坠满衣。
今朝拾得,前日旧错,
夜夜难寐泪也斑驳。
痴傻哂笑情缘乍起。

难消难顾,错此失彼。
惊鸿难平,不落云志,


苍澜庭集隐翠石里。
断骨留声寞无可言。
青丝散尽,尽难将离。

愿君今朝千古,一世孤独。
祝卿气血难平,喜乐平安。

雷狮 安迷修

精英雷狮&保险推销员安迷修
————————————————————


———先生?先生!这位先生请买份保险吧……

———我不需要!哦?安迷修?

———呃,雷狮?

———你怎么在卖保险?

———这不关你的事!

。。。。。。

———那个,雷狮。。。。你需不需要份保险?

———哈?安迷修,为什么你认为我需要?

———因为你是恶党!!!

。。。。。。。。

。。。。。。。。

随笔


篝火绽出火星,人们载歌载舞。粗布的裙裾漾开一个又一个弧度,每个人都热情,内含深情款款。安迷修酒力不胜,坐在广场外置的座椅上,敛目垂头,身上散发着微醺的麦酒的味道。在旁边畅饮的雷狮撇了安迷修一眼,挑眉,嗤了一声,将木制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一滴酒液随着雷狮的唇角滑下,被主人不经意抹去。


“喂!安迷修!起来!回去了!”

安迷修迟缓的侧过头看着对方,眨了眨眼,模糊地应了一声。缓慢的直起身板。

谧静的夏夜,带着微微潮湿的空气,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安迷修感觉有些晕乎乎的,感觉刚才豪饮的麦酒化作沸滚的气泡炸向脑袋,他难耐的扶住头,蹲了下来。。。

雷狮在前方大迈步地走着,在很久听不到后方的动静,有些疑惑的转身,看着对方蹲坐在地上,“哦,好吧,巨人酿制的麦酒还是很够劲的。”来到安迷修的面前毫无愧疚的想要不要将对方丢在这里过夜之类。。。

这时安迷修抬头看着雷狮,原本清亮的双眸氤氲着一层雾气,然后他无声的傻笑,“雷狮。”

“啧,干嘛?”

“雷狮。。。。”

雷狮有些烦躁,感觉醉酒的安迷修有些烦人和捉摸不透。也是,任何一名男性对你用黏糊糊类似撒娇的口吻叫你名字,着实不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在他准备耐住性子叫安迷修闭嘴时,一双温热的唇瓣贴了上来,灼热的呼吸喷洒在雷狮的颈侧,激起一阵战栗。对方的发丝贴上脸颊,干燥、蓬松。

雷狮的脑袋当机了一下,迅速回神,推开了彼此的距离,眯着眼看着眼神有些涣散的对方,用充满恶意的眼神打量起安迷修,但最终只是咧嘴一笑,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毕竟同一个醉鬼较劲是没用且无趣的。

但是身后,仍然盘踞在地上的安迷修,轻抚上自己的嘴唇,眼神晦暗不明。

“不行....啊……”一声轻叹在空气里静静消散。

新买了彩铅,涂一张贞德。